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散记:言多语失的故事  

2015-03-22 09:15:56|  分类: 我的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2年春。

一天下午,我单位的主要领导带着两个人来到我的办公室,他指着一位身材不高,年龄在50岁上下的男人告诉我,这是我市另一个单位的领导,有事情要我协助办理。而后又说,具体的事情由我酌定,需要花钱可去找他批准。

我的领导离开之后,另一个单位的领导向我介绍说,和他一起来的人是省里的编辑。这时,那位“编辑”出示了一个封面印有“编辑证”字样的证件,然后把一张介绍信递到了我的面前。我看见介绍信上盖着“中国精神文明大辞典编撰委员会”字样的红色印章。

同来的这人看样子不到40岁,身高在180公分以上。他说,这次到我们市里来,就是要把一些精神文明单位收集到大辞典当中来,向全世界展示文明单位的风采。他说,市里的卫生局、交通局已经递交了相关的材料,并且交付了费用。他要求我尽快把材料组织好交给他,特别要求在当天下午就把钱打到他的账户上面,以便安排编辑、出版。还告诉我,省里我们系统做宣传工作的老张和他很熟悉,前不久他们还一起去绥芬河市采访。

我知道新闻单位的编辑、记者,一律都使用记者证,没听说还有“编辑证”的。我知道省里的老张前阵子的确去过绥芬河。我知道市卫生局的经费比较紧张,拿出一笔钱去什么“大辞典”中弄一个词条好像不容易。况且,向我要钱的迫切程度也出乎想象。

我对他们说,这个材料很严肃,既要准确还要有高度,不能我一个人说了算。我拿出来初稿,还必须由领导审阅,所以无论如何今天是交不了的。至于所需的费用,当然应该在文字材料获得通过之后才能交付。那位编辑听到这里有些急了,一再表示,只要交了钱,文稿是一定可以通过的,没有问题。

看我坚持己见,不会把钱打给他们,两个人心有不甘地离开了。

我马上分别打电话给市卫生局和交通局的宣传部长,询问他们是不是参与了这个“大辞典”的事情,回答都是没有,而且他们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我又打电话给省里的老张,问他前些天去绥芬河是否与别人同行。老张说,只有他自己。并且根本不认识我提起的这个拿“编辑证”的什么大辞典编撰委员会人。

我马上向我单位的领导汇报了此事。我的领导惊愕地说:“他(指另一个单位的领导)怎么能这样!”然后告诉我,一定不能给他们打钱。

第二天,头一天还急三火四的“编辑”竟然没有来找我,连续几天,这个人都没有来。他所说的材料,我压根就没有准备。

假如“编辑”不和我提什么卫生局、交通局的事情,不和我提什么老张的事情,加上别那么急于要钱,也许我还信以为真了呢。真是言多语失啊!也不知道他事后悟出这个道理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