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小品:进城  

2013-01-06 10:08:21|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

老汉:60多岁,农民。老婆:年龄相仿,农民。大宝:30多岁,二位老人的独生子。

地点

县城。大宝家。

 

〔幕启。老汉和老婆笑逐颜开地上。大宝随后拖着行李箱上〕

大宝:俺爸和俺妈上了趟北京,这身子骨好像比原来还年轻,腿脚利落满面春风,我要跟上这俩脚还得紧倒腾。

〔大宝做开门状〕

大宝:爸、妈,快进屋歇着吧,走了这么远的路,肯定是累了。

老汉:累啥啊,这道也不用俺们走,净坐车了。

大宝:爸、妈,你们先喝点儿水。

老婆:宝啊,别忙活了,没累着。

〔大宝倒水,把水杯送到老人面前,坐下〕

大宝:爸、妈,要是不累,说说出门的感想?

老汉:这出门可有意思了。

老婆:可不是咋的,那北京,老大老大的了,可比咱这县城大多了。

老汉:这话说的,北京那是首都,咱这县城咋比!

老婆:可不是咋的,那楼,老高老大的了,那车老多老多的了,那人老多老多的了。

老汉:是,人多。到了旅游点,大人看脑袋,小孩看屁股。

大宝:爸、妈,你们都去哪里旅游了?

老汉:去天安门了,还有景山、北海啥的。

老婆:那天安门广场,老大老大的了;那人,老多老多的了。

大宝:爸、妈,你们先到的天安门,肯定是通过故宫去的景山吧?

老汉:没有,是通过澡堂子过去的。

大宝:啥澡堂子?

老婆:就是南池子大街和北池子大街,你爸就管那叫澡堂子。看看你,把孩子都给弄糊涂了。

老汉:我就琢磨,这光有男池子,没有女池子,那女的都去哪疙瘩的澡堂子洗澡啊?

老婆:你净在那疙瘩瞎琢磨。那女的去哪疙瘩的澡堂子洗澡你也进不去,操那心干啥啊?

大宝:那怎么没进故宫里面去看看呢?

老汉:原先打算去了,到那里一问,俺俩人得一百多块钱呢。

大宝:别心疼钱啊,我给你们带的钱足够用的。

老汉:是够用。我去买票,人家说俺俩“三大”,像外国人,得上旁边的窗口买票。到那个窗口一问,说是专门卖给外国人票的。我还以为外国人优惠呢,结果外国人买票比中国人还贵呢,你妈舍不得,说啥也不去了,俺俩就从澡堂子过去了。

大宝:“三大”?啥“三大”啊?

老婆:就是脑瓜门儿大,鼻子大,下巴大。人家说,这“三大”了,就像外国人。

大宝:爸、妈,您二老有这“三大”,我怎么一大不大呢?

老汉:是啊,这事儿我打老早就划混儿,就是找不出答案来。这个问题得问你妈。

老婆:问我干啥啊?这老头子,还想赖账咋的?当初干啥了你还不知道咋的!

大宝:去北京没看见故宫,怪可惜的。

老婆:看见了,在景山顶上看故宫,那是一览无余啊。

大宝:爸、妈,在北京你们都吃点啥啊?

老婆:一天三顿饭,早晨吃茶蛋,中午吃盒饭,晚上方便面。

大宝:常言道这穷家富路,爸、妈,出门在外可不能这么拿嘴省着。

老汉:是啊,这就应了那句老话了,老不舍财,少不舍力。你妈她这个人一辈子就这样,仔细。

老婆:不仔细行啊?就咱家里那一亩三分地,七只鸭子八只鸡,不仔细点儿这日子咋过呢?

老汉:自己的钱仔细点没错,可这回那不是大宝给咱们拿的钱吗?

老婆:你这个人怎么没心没肺啊?大宝给的钱不是咱儿子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辛辛苦苦挣来的?你花儿子的钱就不心疼咋的?

老汉:净在那疙瘩瞎说,你寻思大宝那个办公室和咱家一样呢?人家那办公室我去过,有空调,可凉快了,根本就不出汗。再说了,那钱也不是大宝挣的工资,是奖金。

老婆:你说那玩意,得奖金是因为平常就把活干到那儿了,要不然谁给你发奖金?

大宝:爸、妈,去了趟北京,咋的也得去饭店吃吨饭吧?哪能总是茶蛋、盒饭、方便面呢?

老汉:是,去了。

老婆:那馆子还挺大呢,外面一溜小汽车。叫啥“园“来的?

老汉:御膳园。就是原来皇上吃饭的地方。

老婆:对,御膳园。开始我还琢磨,咱县里看孩子的地方叫幼儿园,这北京的饭馆儿咋也叫“园“呢?等到了跟前一看,到底是北京,就是和咱县城不一样。

大宝:咋不一样了?

老汉:我和你妈刚刚到门口,马上就有两个小姑娘接出来了。

老婆:是。一个小姑娘还说呢:“你看看人家老外,就是时尚、新潮,人家现在都穿返朴归真、田园风情型的服装了。

大宝:这是说谁呢?

老汉:我看旁边也没有别人啊,许是说俺俩呗。俺俩不是那个“三大”嘛!

大宝:哦。备不住又把你们当老外了。

老汉:人家把俺俩领进屋里。

老婆:到底是北京,跟咱县城就是不一样。那屋里头那人,老多老多的了,没个闲地方。

老汉:是,看见俺俩来了,马上就有个小伙子,身上穿个马甲,脖子上还系了个扣,直接就把我和你妈领进单间了。

大宝:是吗?

老婆:是。还是单间肃静,就我和你爸俩人。

大宝:爸、妈,那你们还享受特殊待遇了。

老汉:是。人家可能看出来俺们这农民来一回北京不容易,所以就给了特殊待遇。

老婆:到底是北京,人家对俺俩态度可好了。

大宝:怎么个好法?

老婆:先是来了个人冲俺俩嘀啦嘟噜说外语。

老汉:可不咋的,我和你妈根本也听不懂,都给弄糊涂了。

老婆:那个人说了好几句,一个劲摇脑袋,好像他也糊涂了,小声对旁边的小伙子说:“他们不懂英语吧?”

老汉:完了又来了一个人,又冲俺俩嘀啦嘟噜说外语。

老婆:这个人又说了好几句,又摇脑袋,好像他也糊涂了,小声对旁边的小伙子说:“他们不懂法语啊!”

老汉:完了又来了一个人,又冲俺俩伊里哇啦说外语。这回俺可听明白了。

大宝:爸,您明白外语?

老汉:咋的,小瞧你爸啊?他一张嘴我就听明白了,他说的是日语。

大宝:爸,他说啥啊?

老汉:说啥我不知道。不过在饭馆子里头,除了吃饭还能说啥?

老婆:是。你爸还和人家说外语了呢!

大宝:是吗?您还会说外语?您是怎么说的?

老汉:我就说:“咪西,咪西”。

老婆:是,这是日本话。就是吃饭的意思。

大宝:爸,您怎么会说日本话呢?

老汉:那不是电影、电视剧啥的老演那个啥我学的嘛!我不光会说这一句。我还会说呢:“小孩,八路的有?”

大宝:爸,您这是日语吗?

老婆:是日本话。小时候看电影,那里头的老鬼子就是这么说的。你爸不说我都忘了。这老头子从小就聪明。

大宝:那人家听明白了吗?

老汉:人家是科班,专门学日语的,这么简单的话,我都明白,人家能不明白?

老婆:是,人家听完了就说:“哎呀妈呀,还是外国友人水平高,看他们这模样肯定不是日本人,别看不懂中文,可是懂日语!”

老汉:我一听就说:“啥呀?谁不懂中文?中国人哪能不懂中文呢?”

老婆:那个脖子上系根绳的小伙子……

大宝:妈,那是领结,不是绳。

老婆:反正就是那玩意吧。脖子上系个那啥玩意的小伙子眼珠子瞪多大,冲着我俩说:“您二老可把我们唬够呛啊,中国人咋不说中国话呢?”

老汉:我说:“自打进门你们也没跟俺俩说一句中国话啊!”

大宝:闹误会了。

老婆:可不咋的。完了那个小伙子又问:“您二老准备吃点什么?”

老汉:我说:“这么半天把俺俩憋屈够呛了,先给来壶茶吧!”

老婆:人家又问:“喝啥茶啊?”你爸说:“喝啥茶?喝好茶呗!”我跟你爸说:“差不多就行了,好茶贵呀!”你爸说:“贵啥?进门的时候我看见墙上写着呢,茶水免费。不喝好茶白不喝!”

老汉:我是看见了,墙上挺大的字呢!

老婆:那个脖子上系个那啥玩意的小伙子给你爸鞠了个躬,说:“茶水免费指的是普通大厅,这个单间里面茶水是收费的。”

老汉:我这一听,赶紧拽着你妈出来了。茶水还收费,一壶茶水要二百来块呢,咱不喝了行不行?

大宝:好不容易进了回饭店,这饭也没吃就出来了。

老汉:在北京俺俩还发了个小财呢。

大宝:是吗?发啥财了?

老婆:那天俺俩在道边上看见免费抽奖的了。

大宝:爸、妈,那可都是骗人的。

老婆:那围着好几个人呢!这个也抽,那个也抽;这个抽二十,那个抽一百。你爸上去也抽。

大宝:怎么样?

老婆:他那臭手,就抽了五块。

老汉;臭手?五块那也是钱啊!你妈把我推一边去了,也上去抽。她那两下子咋和我比啊?她那是塑料布擦屁股——不是那块料。

大宝:怎么呢?

老汉:一下子抽了五十——返给人家。

大宝:这里外里不是赔了吗?我说这是骗人的吧!

老汉:可是,就在这时候,有几个戴大檐帽的来了,那几个抽奖的呼啦一下子全跑了。我,干剩了五块!

老婆:哎,别在那儿白话了,我说你把给宝儿买的那个礼品搁哪儿去了?快给孩子吧!

〔老汉四处寻找〕

大宝:你看看,我什么都不缺,还给我买什么礼品啊!

老婆:也没买啥,就花二百多块钱,买了条领带。

大宝:您二老出门省吃俭用的,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领带啊?

老婆:你爸说了,给你买礼物反正也都是花你自己的钱。

老汉:说到领带,还闹笑话了呢!

大宝:怎么了?

老婆:有一天晚上我和你爸出去溜达,说是欣赏欣赏首都的夜色。

老汉:你妈非得让我美一美,拿出来领带给我扎在脖子上,说是要展示一下咱农民的良好形象。

老婆:正朝前走呢,你爸三下五除二就把脖子上面的领带拽下来了,还冲我说:“麻溜儿的,把那个纱围脖摘下来!”

老汉:可不咋的,咱一个庄稼人,系那玩意干啥,不遮风不挡雨的。

老婆:我问你爸:“急三火四的你这是干啥啊?”

大宝:是啊,怎么了?

老婆:你爸指着前面说:“让你臭美,看看,美出事了吧!”

大宝:出什么事了?

老婆:我顺着你爸的手指头一看,哎呀妈呀,就见右前上方有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大的字。

老汉:那字,一个就比咱家的桌面大,还直闪光呢。

大宝:四个什么字啊?

老婆:美的电哭!

大宝:美的电哭?

老汉:可不咋的,我还琢磨这城里人可真邪乎,电就电呗,不电哭了还不算完!

大宝:能有这种事儿?

老婆:这时候一辆大客车开走了,我和你爸都笑了。

大宝:怎么?

老汉:原来人家牌子上写的是“美的电器”,大客车停在那儿把那个“器”字下面的两个“口”字给挡住,让我看成“美的电哭”了。

老婆:我说嘛,城里人比咱俩美的多得是,天天电哭还了得?

老汉:我那个文件包放哪儿去了?

老婆:临走之前,宝儿给你一个文件包。这家伙可下子得到宝贝了,整天夹着。谁知道你把它放在哪疙瘩了!

大宝:别着急,慢慢想一想。

老汉:能不能落在出租车上面了?

〔老婆做头迷状〕

老婆:我的妈呀,咱那钱可都在你那包里面呢!这就是省着省着,窟窿等着!

大宝:爸、妈,别着急,不就是几个钱吗?我再给你们。

〔电话铃声。大宝接电话〕

大宝:喂!你是……。是吗?好好。谢谢您啊!

〔大宝放下电话〕

大宝:爸、妈,文件包找到了!

老汉:在哪疙瘩找到的?

大宝:出租车司机在车里发现了这个包,人家给送回来了。现在就在楼下呢!

老婆:哎,宝儿,这个司机和你是朋友咋的?

大宝:不是。这个司机我根本不认识。

老婆:那他咋知道你家里的电话号码呢?

老汉:你糊涂了?临走的时候大宝怕咱俩迷路走丢了,不是给咱做了个联系卡吗?我把那卡放在文件包里面了。肯定是人家看见卡了呗!

老婆:好人,好人啊!和谐社会就是好人多,这好人老多老多的了!

大宝:爸、妈,你们先歇着,我去把东西取回来。

老婆:宝儿,我和你一起去,好好谢谢人家。

〔大宝。老婆先后下〕

老汉:别空手去啊,咱那行李箱里还有方便面呢,给人家拿两包!

〔谢幕〕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