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小说:满城尽是白金甲  

2012-10-27 08:58:03|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老远,罗闪闪就看见康大明白在村口那几棵老榆树底下比比划划地对着秦黑子白话,于是加紧走了几步,打算凑上去听个热闹。刚刚坐下身,还没听出个子午卯酉,一辆黑漆漆的小汽车呼扇呼扇地停在了他们跟前。

打车上下来俩人,一个40左右岁的模样,另一个也是40左右岁的模样;一个戴着眼镜,另一个没戴眼镜;都是男人。

俩人笑模滋儿地走过来,没戴眼镜的招呼道:“老几位,歇呢!”

见没人吱声,戴眼镜的掏出一盒卷烟来,一边热情地递上来,一边介绍说:“咱们可能不认识吧。他是你们乡的乡长助理,姓于;我是咱县政府的,姓姚,你们就叫我小姚吧。”

“哦,这是县政府办公室的姚主任。”没戴眼镜的赶紧说:“是姚主任。”

罗闪闪不抽烟,也接了一根夹在了耳朵丫巴上,眯眼听着。

“跟几位打听个人。”于乡长助理继续说:“早些年有一个姓马的知青在咱这村插队来的……”

“啊哦!”康大明白立即插嘴:“你是说胖马吧?”

“哎,可不能这样叫人家!人家现在是咱省里头的厅长。”于乡长助理打断了康大明白的话茬:“厅长,知道不?和咱们市长一样的,比咱县长大多了!”

“我不管他是啥长,我就叫他胖马,咋了?他就是站在我面前,我也叫他胖马!”康大明白有一点愤愤地说。

“好好,胖马就胖马。”姚主任拉了于县长助理一把,对康大明白说:“看来,这位大叔和马厅长很熟悉了?”

“那当然。”康大明白颇感自豪。秦黑子使劲抽了一口烟,白了大明白一眼,慢条斯理地说:“要我说,当时跟胖马最熟悉的,谁也赶不上咱们闪闪。”康大明白回过头,目光从罗闪闪的脑袋瓜儿扫过,才发现罗闪闪不知道啥时候蔫不悄地坐在了身后,放低了声音说:“那当然,当然最了解胖马的还是咱这罗闪闪。当年,胖马和他最要好了。”

“罗闪闪?”于乡长助理兴奋地问:“他现在还在村里吗?”

“你们打听胖马干啥啊?”罗闪闪不解地问。

当弄清了这位其貌不扬的老汉就是当年和胖马关系密切的罗闪闪之后,姚主任才告诉他们说,马厅长过几天要来县里面视察,自己和于乡长助理是专门来找熟悉马厅长的人了解马厅长的生活习惯的。他还诡秘地笑了笑说:“这就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问东问西,后来就问胖马最爱吃啥东西。

康大明白抢着说:“那当然是白面大馒头了,那个年头,不过年节的,谁家能吃大馒头?”

“要我说。”秦黑子吧嗒吧嗒嘴:“也许是大鲤鱼吧。那年头,就是过年,也不一定能看见大鲤鱼,甭说吃!”

“哎呀,我想起来胖马最爱吃的是啥东西了”罗闪闪忍不住说。

大家伙都紧盯着罗闪闪。

“胖马最爱吃的……”罗闪闪瞧着大家期待的眼神,十分得意地说:“是猪尿泡!”罗闪闪眨巴着一对三角眼继续说:“你们忘了吗?有一年中秋节,生产队杀了几口猪,每个人分二斤猪肉。分来分去猪肉差了二斤,队长觉得很难办,不是胖马上赶着说他愿意吃猪尿泡,退了自己的那份猪肉,拿了两个猪尿泡吗?”

“可不是!你不提还真是忘了。后来大队为这事儿还表扬了胖马呢!第二年推荐他上大学,很多人都给他举了手。”秦黑子慢悠悠地说。

“那当然,还有我。”康大明白接茬道:“我当然也给胖马举手了呢!”

“知道马厅长把猪尿泡拿回去咋整了吗?”于乡长助理真诚地问。

“咋整了?还不是我……”罗闪闪美滋滋地说着,却被康大明白打断了:“哎呀,这天儿,闷热。口干舌燥的!”

姚主任立马从车上取来几瓶矿泉水分发给了几位,对罗闪闪说:“大叔,您继续。”

“还不是我从后山扯了根山花椒,放了把盐,咕嘟咕嘟煮了半宿,嚼巴了呗。”

“味道怎么样?”于乡长助理很有一股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

“还行,就是艮咎咎的,嚼着费劲。”罗闪闪说。

转过年,种过地,老哥几个又坐到村口那几棵老榆树底下闲扯。

“没听说马厅长过来吧?”罗闪闪问。

“没来。根本就没来。”康大明白认真地说:“本来是该来的。你们猜怎么了?胖马先是出国考察,把时间给耽搁了,等回来,就二线了,所以才没来。”

“二线是啥呢?”秦黑子往前探了探身,问。

康大明白咧开嘴笑着说:“就是当官的没退休,又不管事儿了呗。”

“那你说,那个姚主任,还有那个于乡长助理,他们俩不是白忙活了吗?”罗闪闪话语间带着惋惜。

“怎么可能?听说他俩回去以后可没闲着。搞了一次专做猪尿泡的厨艺大赛。好家伙,煎炒烹炸咕嘟炖,整出不少花花样呢。”康大明白说。

“那么多花样的菜都叫啥名儿啊?”罗闪闪问。

“要我说,那就叫清蒸猪尿泡、红烧猪尿泡……”秦黑子说。

“那样叫多难听!”罗闪闪摇摇头说:“人家饭馆子里把尿泡叫小肚呢。”

“叫小肚也不行。俗!”康大明白继续唱主角:“你们猜叫了个啥?不叫尿泡,也不叫小肚。叫白金甲!听说那是县里头请了市里头的文化人才想出来的名字。尿不是白的吗?装尿的尿泡就叫白金甲。高不高?”

“高,实在是高!”罗闪闪和秦黑子不约而同地竖起大拇指说。

“还有更高的呢。”康大明白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听戏匣子里说,县城里边大大小小的酒店、宾馆啥的,就连那些个小吃部、大排档啥的,都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猪尿泡。有文化人还写了两句诗,‘冲天香气弥街巷,满城尽是白金甲。’戏匣子里还说,这白金甲还吸引了外地人专门来咱们县里品尝美味尿泡,搞活了县里的旅游业。小小猪尿泡拉动了县里的GDP!你们说高不高!”

“高,实在是高!”罗闪闪和秦黑子又竖起大拇指说。

“我说大明白,”秦黑子问:“你说的那个啥GDP是个啥东西?”

“这,这……”康大明白少有地张口结舌,不过还是很快找到了突围的方向:“还用问?反正那是个好东西呗!”

“那当然,好东西,肯定是个好东西。”罗闪闪和秦黑子又不约而同地说。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