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相声:酒后  

2012-03-31 10:17:00|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甲:最近我进行了一项研究。

乙:研究什么了?

甲:我在研究一个关于人的课题。

乙:这个课题可够大的。

甲:通过研究我发现,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个人一个样儿。

乙:那要是大家全长得一个样儿,非出乱子不可。

甲:我不是说人的长相。人长得高矮不一样,胖瘦不一样,皮肤的颜色不一样,这谁不知道?我这么大学问怎么能研究这么浅显的问题呢?

乙:那么你说人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甲:人喝完酒的表现不一样。

乙:是吗?都有什么表现呢?

甲:有连打带闹的,有连说带笑的,有酒后吐真言的,有呼呼睡觉的。

乙:别说,你还真研究了点儿问题。

甲:我的研究跟其他人的研究深度不一样。我的每一项研究都有具体事例证明。

乙:还有证明?

甲:对,不然怎么说我有学问呢!

乙:那么你给举例说明一下。

甲:这恐怕不太好。

乙:为什么?

甲:在座的这么多位,我知道哪位喝完了酒出过洋相。万一让我给说着了,再自己对号入座,然后不得记恨我吗?

乙:不会。今天到场的观众都是文明观众,没有酗酒闹事、酒后无德的。

甲:要真是这样我就说一说。不过说谁呢?就先说我自己吧。

乙:你也喝醉过?

甲:其实也不能算喝醉,就是喝多了点儿。

乙:喝多了还不醉?你喝醉了什么样儿呢?

甲:是喝多了,不是醉。我喝多了不象别的醉鬼撒酒疯,就是睡觉。

乙:还是醉了。不过睡觉总比闹事强。

甲:也强不了多少。上次,我们领导安排我下午一点半到市里面参加一个会议,中午遇到几位朋友,多喝了几杯。

乙:少喝点儿行不行?

甲:不光我喝多了,他们也没少喝。喝完了酒我就得睡觉,于是我就钻进我们单位的值班室痛痛快快地睡着了。等我睡醒了一看表,坏了,都三点多了!结果因为我开会迟到,我们单位的领导让市长给批评了一顿。

乙:还行,没批评到你。

甲:我更惨了。不但让我的领导好一顿批,当月的奖金也被取消了。

乙:都是喝酒误事儿。

甲:还有我们单位的副处长,叫潘少夫。平常见了群众总是满脸严肃,道貌岸然的样子,可看见局长就满脸堆笑,屈背弯腰。大家背地里说他得了两种不治之症。

乙:什么病呢?

甲:见了群众笑肌萎缩,见了领导腰肌劳损。等喝过了酒你再看他,见了谁都嬉皮笑脸的。

乙:心里面高兴。

甲:有一回我们单位一位同事结婚,大家去喝喜酒,潘副处长喝得有点多了。回到办公室,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把我们几个人叫过去,指手画脚地说(醉态):来,咱们来比一比。

乙:比什么?

甲:比跳高。

乙:在屋子里怎么能跳高呢?

甲:咱们从地上朝桌子上面跳。

乙:那可有危险呐!

甲:危险?没事儿。早先我经常这么跳。

乙:早先你年轻,岁月不饶人。你看那打球的、赛跑的,三十多岁就称老将了,你都四十大多了,不服老不行。

甲:潘副处长最不愿意听别人说他老。(醉态):你说什么?说我老了?你错了,在省长堆里我还是小的。我跳一个给你们看看。

乙:跳上去了没有?

甲:心是上去了,脚没上去,结果一个后仰摔在了地板上,后脑勺上摔了个口子,出了不少血。

乙:这是何苦呢!

甲:我还有个亲戚,在一个局里面当局长。

乙:什么亲戚?

甲:就是我内弟的内弟的岳父的表兄的妹夫。

乙:这关系可够复杂的。

甲:前不久我内弟的内弟的岳父过生日,我们凑到了一起。这是件喜事儿,再说大家也不经常见面,怎么也得喝几杯呀。

乙:这回可要少喝。

甲:我没喝多,那位叫伞克的局长可是有点醉了。

乙:你看出来了?

甲:那当然,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嘛!

乙:他是属于什么类型的?

甲:他是酒后吐真言型的。

乙:有什么表现呢?

甲:伞局长平常说话总是慢条斯理的,说的都是冠冕堂皇而且是最时兴的词。喝多了酒再说就不一样了。

乙:怎么不一样了?

甲(醉态):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我最盼的是什么?

乙:我说您是盼升官。

甲(醉态):不对。我这年纪都快退休了,还升什么官?

乙:那您就是盼着早点儿退休好享清福。

甲(醉态):你错了。说真话,我还没干够呢!告诉你,我最盼过年。

乙:不会吧。早先人们盼过年,是因为那时生活水平低,大家盼着过年吃几顿饺子,穿件新衣服。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甭说您,谁家里吃饺子、穿新衣都不新鲜。没有谁再那么盼过年了,何况是您伞局长呢!

甲(醉态):你们说我为什么盼过年?我盼的是过年就有人给压岁钱。

乙:我明白了,那一定是您的长辈多。

甲(醉态):你错了,你又错了。我是局长,谁敢给我当长辈?就说我们局里那个办公室主任,只比我小两岁,整天管我叫干爹。

乙:还真有贱骨头。过年一般都是长辈给晚辈送压岁钱,您是长辈,怎么还有人给您送压岁钱呢?

甲(醉态):当然了。啊!你当然不懂了。这压岁钱人家也不说是送给我的,说是送给我的孙子的。不过都交到我手里。

乙:还真有办法。您孙子多大了?

甲(醉态):据说,我儿子的媳妇很快就要怀孕了。

乙:好嘛,还没怀孕就开始收压岁钱!这不是变相受贿吗?

甲:我们胡同口有个衣迈翱。

乙:电子邮箱啊?

甲:什么呐。衣迈翱是个人。他姓衣,叫迈翱。迈是“豪迈”的迈;翱是“翱翔”的翱。他在我们胡同口摆了个摊儿买水果。

乙:名字叫衣迈翱。我怎么听着象E-mail“电子邮箱”呢?对了,还有刚才那两个人,一个叫“闪客”,另一个叫photoshop,原来他们的名字都是按IT词汇取的。

甲:看不出,你还真有点儿学问。衣迈翱在我们胡同口买水果已经有两年多了,跟许多人都熟悉。他为人热情,平常见了熟人总要打个招呼,就是手头儿忙活着,也要冲你笑一笑,点点头。

乙:和气生财嘛。

甲:可喝完了酒他就不一样了。

乙:不热情了?

甲:更热情了,话多。不但跟你打招呼,还跟你聊天,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乙:这好啊,热情嘛。

甲(方言):哟,蔡丹阿姨,您这是去哪里?

乙:这就来了。

甲(方言):这收音机里可是说了,这两天保不准有沙尘暴,最好别出门儿,不然把那个砂粒子喘进肚子里面去就会有碍健康。要是有事儿非得出门,也该戴个口罩、纱巾什么的。

乙:真热情,想的够周到的。那你在外面卖水果,沙尘暴来了可怎么办呢?

甲(方言):我前天就准备了防毒面具了。

乙:有备无患。

甲(方言):哟,闻本大爷,您不在屋里面歇着,溜达出来做什么?

乙:刚走了菜单,又来文本了。啊,我去买瓶酱油。

甲(方言):买东西让孩子去嘛,您老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要不然您吆喝一声,我去给您跑腿儿。对了,闻本大爷您最近听新闻了吗?

乙:啥新闻?

甲(方言):收音机里整天说,新闻可多了。

乙:又是收音机。

甲:衣迈翱的摊儿上放着个收音机,他闲着忙着总在听。(方言)什么“当明星的偷税了,当领导的受贿了,宠物吃的比人吃的贵了,老爷爷管小姐叫阿妹了。”

乙:都是什么呐!

甲(方言)哟,富莱斯。

乙:Flash,制作动画的?

甲:不是。人家姓富。

合:叫“莱斯”。

乙:我就知道你准这么说。这富莱斯是做什么的?

甲:什么也不做。人家老公是大款,家里有钱花不完,她就在家养猫溜狗。这不,过了中秋节没有半个月,她就把裘皮大衣穿出来了。

乙:热不热呀?

甲:有钱嘛。衣迈翱盯着富莱斯瞧了好几眼。(方言)哟,穿带毛衣服的我也见过不少,但是顶数您这件最带劲。

乙:怎么呢?

甲(方言):别人的大衣也有安个鼻子、眼睛的。那个眼珠子让太阳光一晃贼亮贼亮的,但是不象您大衣上这眼睛还会动,就跟真眼睛似的。

乙:是吗?

甲(方言):哟,原来是您怀里抱着个狗。

乙:狗眼睛啊?怪不得象真的。

甲(方言):再说这狗我也见多了,可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狗。

乙:顺情说好话。

甲(方言):你们大家看看,双眼薄皮的,皮肤白净的,还摸着红嘴唇。

乙:这是那狗?

甲(方言):哟,我看错了,这是富莱斯。

乙:嗨!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