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杂文:苏雀及其他  

2012-12-02 09:03:00|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苏雀 - 闲人阁 - 闲人阁

   下雪天,想起来苏雀。

小时候家住县城,麻雀是天天都能见到的,院子里、房檐上、树丛间处处都有。还有一种叫做苏雀的鸟,样子跟麻雀长得极其相似,脑袋、爪子以致身形几乎全都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它们有一个红色的脑瓜顶,雄鸟的胸脯也是红色的,我们叫它“血公子”。

苏雀不象麻雀那样常年在一个地方混,也不像其他候鸟一样,天气冷的时候朝温暖的地方飞,而只有到了冬天,下了雪之后它才飞过来,等到天气转暖,就又飞走,好像专门到这里来过冬似的。

后来才知道,这小东西东北人叫它苏雀,北京人叫它朱点儿,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学名叫朱顶雀,在野禽中,苏雀是对人警惕性最低的鸟,属于最傻的禽类。

到了八、九岁,我便开始用马尾制成套儿,放在谷穗当中,这样就会有苏雀因为贪吃而被套住,成为我的战利品。长到十三、四岁,学会用高粱秸和竹条扎成“滚笼”来捕苏雀。由于工具先进了,收获自然也就大一些。把滚笼挂在树枝上面,和伙伴们在雪地上嬉戏一阵儿,大概就会有苏雀给滚入笼中,很少空手而归。

苏雀拿回家,就放到双层窗户的中间,每日添水喂食,苏雀们跳跃、歌唱,完全是欢天喜地、乐不思蜀的样子。

据说夏天是养不活苏雀的,况且夏天又要开窗,所以每到春季,我都要放飞所有被关押的苏雀,并企盼着它们下一年再回来。

不是所有的被俘苏雀都可以如此幸运,其中有很多就是让人逮住,然后给摔死,然后拔光羽毛,然后放在火上烤熟了变成了人的美味。可惜被烤熟了的没有办法将这悲惨的结局告诉它的同类,而被放飞的苏雀又以为都会得到人的善待,在人们的家里逍遥自在地过上一个冬天,是一件颇惬意的事情,所以年复一年,苏雀依然无忧无虑地往返着。

麻雀则不然。无论你下套子还是用滚笼,绝对逮不到麻雀。也许是麻雀整日里同人接近,深知这里面暗藏的凶险,所以一代一代地把信息传递了下去,因此宁肯费力吃苦到处觅食,也不碰一碰那明晃晃摆着的谷粒。即使一旦被人穷凶极恶地采取掏窝等手段擒获,那麻雀也是大义凛然,绝食绝水,东突西撞,直至死亡,很有些君子之风。日久,想要捉了麻雀来养的人也就放弃了这种念头,麻雀们反而因此得到了更多的安全。

不是苏雀可悲,也不是麻雀可敬。自然界中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的活法,或者这样,或者那样,很多是与生俱在的,无可厚非。极少有如狼那样,一部分继续担负着狼的恶名,而另有一部分已经早就改造成为被人称为忠实朋友的哈巴狗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