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闲人阁

闲言碎语 闲情逸致

 
 
 

日志

 
 
关于我

退休媒体人。先后有新闻、评论、文艺、摄影、科普等作品发表于国内百余家报纸、杂志、电台、电视台,部分作品被出版社收入文集出版。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爱你,就和你走  

2011-12-17 08:51:14|  分类: 我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区里面来了两个年轻人,20多岁,开了一家我们这里叫小吃部的快餐店。开初大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因为说话带有一些江苏口音,就叫他们“小江苏”。两个人的相貌很相似,只不过哥哥的眼睛小,妹妹的眼睛大。

他们的饭菜技术含量不高,主食一般是馒头和大米饭,早晨还有二米粥,副食就是大锅的炒菜、炖菜和几样小咸菜。盛在几个大盆里,用勺子打给顾客。唯一有特色算是刀鱼面,北方少见。因为方便实惠,买卖也还可以。大家都知道,这兄妹俩不过只是赚几个辛苦钱而已。

日子久了,这才知道哥哥叫大功,妹妹叫小凤。

小凤说起话来眼角总是弯弯的,把一种温馨吹到你心里。大功喜欢下象棋,闲下来的时候就和别人杀几盘。他的象棋开盘功夫有一套,极少失手,但多是虎头蛇尾,尾盘容易马虎,常常顾此失彼,功亏一篑,败在对方手下。

过了差不多有二年的光景,一天晚上,大功请了几位棋友喝酒。大家坐好,发现同桌的还有一个红脸膛的小伙子。大功站起来,把前后忙活的小凤也叫到身边,两个人一起恭恭敬敬地给大家鞠了个躬,这下反让本来随随便便的邻里邻居们局促起来。

小凤给大家斟满了酒,大功郑重其事地举起杯,说:“今天,大功和小凤敬各位一杯酒,主要是感谢大家对我们俩的关照和信任。这一切,不仅让我们有了生活的动力,而且有了生活的乐趣。”

几个人吃吃地笑:“大功,客气啥呢?”

大功的目光在大家脸上扫了一圈,继续说:“过几天,我和小凤就要回江苏老家了,我们会想大家的。”

“怎么,不回来了咋的?”

“是的。”大功劝大家喝了一杯酒:“我还要告诉大家一件事,我和小凤其实不是兄妹,是恋人!”

大家目瞪口呆:“这……这是咋回事呦?”

大功讲起了他和小凤的故事。

几年前,小凤离开家乡,到市里的一家餐馆做了服务员。一天,有三个小伙子来到餐馆,没等点完菜,其中的一个矮胖子急三火四地说自己的手机不见了。几个人揪住小凤,硬说一定是小凤捡去了手机,让她马上拿出来,不然就对她不客气。

当时,大功正在这里和两名同事吃饭。他们是附近一家公司的保安。出于职业的敏感,大功走过去对那小伙子说:“朋友,你是不是记错了?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吗?”

胖子瞪了一眼身穿保安制服的大功,不情愿地说了一个号码。大功掏出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电话里面传来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大功笑了笑,说:“行了,别在这儿欺负人家女孩了,她也不容易的。”

“你,你什么意思!”那三个人涨红了脸围过来,可是看见一旁站起身来另外两个高大的保安,只得悻悻地溜走了。

小凤和餐馆的老板赶紧来感谢这几位仗义的年轻人。说话间,小凤知道了大功原来和自己是同一个县里的人,不久前才到这里做保安的。因为是同乡,又有了这么一码子的事,以后两个人的联系就多了起来,日久天长,他们的心里慢慢滋长出了牵挂,滋长出了思念。颇有相隔一日,如隔三秋的味道

虽然离县城不是太远,可毕竟是他乡异地,没有亲人在身边。由于工作单位很近,小凤和大功可以经常见面。在市里,他们彼此都多了一份关照,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两个年轻人相恋了。

后来,大功提出来打算拜望小凤的家长,也好把两个人的事情确定下来,可小凤却面露难色。在大功的一再追问下,小凤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父母前几年离异了,自己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她担心大功会嫌弃这样的家庭。

大功拉住小凤的手,诚恳地说:“阿姨一个人带你不容易,等咱们结婚了,就把她接过来一起生活,让她生活得更美满。”

小凤把头依偎在大功的肩膀上,幸福得泪眼婆娑。

小凤妈对未来的女婿很满意。不久,他们就去拜望了大功的父母。

大功一家人对未来儿媳的到来很重视,和特意把大功的舅舅请来作陪。

小凤不仅人长得俊俏,嘴巴甜,手脚也勤快,一下子就得到了大功全家人的喜欢。大功妈妈乐得合不拢嘴,她把小凤拉到身边,家长里短的聊起来没完。

正说着话,大功妈妈倏地收起了满脸的笑容,起身离开了。紧接着,大功的舅舅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单位有急事,也匆匆地走了。直到饭菜摆好了,大功妈妈也没有回来,尽管大功爸爸依然热情地招呼着,小凤还是感到特别的压抑,勉强吃了几口,就告辞出来了。刚刚走到小区的门口,大功妈妈是声音从后面传过来,硬生生把来送小凤的大功叫了回去。

回到家里,小凤脑子里面乱哄哄的一团,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躺在床上,她从迈进大功家里的那一刻起,把自己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仔仔细细地回放了一遍,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得体。大功妈妈和舅舅的行为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给大功打电话,关机了,而且一连两天关机!小凤陷入了痛苦当中。

终于,大功终于把电话打过来,小凤急切地约他见面。

傍晚,他们来到城北的公路旁。公路的一边是房挨房的县城,一边则是田挨田的庄稼地。

远处,蛙声一片。落日余晖把天空渲染得如诗如画,绚烂多姿的晚霞仿佛一直铺到地面上来。一人高的玉米捎在这烂漫的背景中妩媚地摇曳。微风吹过,农作物的芬芳沁人心脾。

小凤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心中充满了疑惑而又有一点悲凉的感觉。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小凤一遍遍地问。大功默默地无目地向前走着,眉宇间凝聚着惆怅与无奈。

大功停住脚,躲避着小凤火辣辣的目光。良久,才用低低的声音说:“小凤,我妈妈……我妈妈不同意咱俩,不同意咱俩在一起。”

从大功颤抖的声音里,小凤感到他的心在抖,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燃烧!

“这……”小凤歇斯底里地揪住大功的衣领,泪水从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迸溅出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呀!”在小凤的记忆中,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的疯狂。

“小凤,你不要急,听我告诉你。”大功涨红了脸,问:“你知道你的爸爸和妈妈是为什么离婚的吗?”

小凤心里咯噔一下:“是因为,是因为我的爸爸有了……有了外遇。”她无力地松开了手,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激动:“可是,可是这和我们两个人好有什么关系呢?”

“你知道现在和你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吗?她就是我原来的舅妈。所以,我妈妈才不肯接受你!”

难道这会是真的?恐怕连电视剧的编剧也编不出这样的巧合,然而,这种巧合却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小凤的身上。

“那你说怎么办?”小凤不知所措地望着大功。

“你不要急,我会有办法的。什么也不会把我们分开。”两个热恋的年轻人紧紧拥在了一起。

说是有办法,可是办法是哪里呢?为了防止大功和小凤继续来往,大功妈妈专门到市里给他辞了工作,他们就是要见上一面也不很容易了。

相思之苦重重笼罩着他们两个人的每一个细胞。

就在这一筹莫展的时候,大功想到了他读中学时的班主任老师。在他的印象中,老师总是有许多的办法,什么也难不住他。大功一直就特别信任自己的老师。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大功来到了老师的家里。

他们已经有几年没有见面了,老师看见大功很高兴,招呼他坐下,又从电冰箱里面取出水果放在他面前。老师刚刚从中学校长的岗位上退下来,虽然还是精神矍铄的样子,头上已经长出了许多白发。沧桑岁月,写在他额头上的皱纹里。

寒暄了几句,大功把自己和小凤的事情以及妈妈的态度原原本本地对老师讲述了一遍,然后用期待的目光静静地看着老师。

老师慢慢站起身走到窗前,注视着天空缓缓飘过的白云。好一阵才说道:“世界上的母亲都是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只不过你的妈妈对你和小凤的感情还不十分了解。这需要你的解释和说明。”

“我说,”大功急切地打断了老师的话:“我说了无数次……,可是我妈妈一点点也听不进去,……”

“你是真心的爱她吗?”老师盯住大功的眼睛问。

“是的,老师!”大功坚定地回答。

“也许,也许时间能够改变一切。”老师说道:“或者改变了你,或者改变了小凤,或者改变了你妈妈的态度。”

接下来,老师讲述了一段他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我们中学毕业的时候,都要响应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插队的那个生产队有一位下乡的女青年和一位回乡的男青年恋爱了,可是遭到了女青年家长的坚决反对。两个深深相爱的人为了能够相守在一起,决定躲到没有人烟的地方去生活。临行之前,男青年给女青年写了一封信,里面提到了十八个怎么办。例如:没有粮食怎么办、生病了怎么办、天冷了怎么办等等,女青年给男青年的回信上面仅有七个字:海枯石烂心不变!

“他们真的离开了家,离开了生产队。当一个月后人们在山洞里面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带来的粮食、饼干、药品大部分还剩着,他们几乎完全是靠吃野菜来度过这段日子的……

“就在这些日子里,他们懂得了什么是唇齿相依,什么是同舟共济,什么是相濡以沫,什么是相依为命……。就在这些日子里,他们承受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当然也获得了足以他们一生享受的彼此忠诚、珍惜、恩爱和幸福。

“按照当时的规定,他们擅自脱离集体是要受到严厉处分的,因为他们相亲相爱的经历感动了大家,最后只是对他们进行了批评教育,没有深究其他责任。

“女青年的爸爸、妈妈也原谅了他们,并且接受了这个痴情的小伙子。后来,恢复了高考制度,小伙子考入了一所卫生学校,现在是一所县医院的业务骨干了。”

大功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老师鞠了一躬,无比感激地说:“老师,谢谢您,我懂了!”

大功沉侵在幸福的回忆之中,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大家这时从委婉故事情景中回过神来,催促大功说:“怎么了?后来呢?”

“后来,”大功用手背擦了把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因为我的好朋友柱子在黑龙江的一处建筑施工队里做水暖工人,工程队的头头是他的表叔,我们就投奔他来了。”

说着,大功用力拉起了身边那个红脸膛的小伙子,向大家介绍道:“这就是柱子,我的铁哥们。”

柱子腼腆地笑了笑,脸色更红了。

看见大家意犹未尽的样子,大功喝了一口酒,继续说:“柱子怕我们吃不了工程队的辛苦,就劝我们开一个小吃店。我们的本钱不够,大功特意预支了半年的工资借给了我们,这样才……”

小凤一边给大家斟酒一边接着说:“上个月我们和家里联系了,家里人急着呢,热烈欢迎我们回去。”说话间,她的眼角眉梢全都是灿烂。

大家彻底明白了,七嘴八舌地说:“是啊,老人都是盼着孩子好的呀!”

“好好!有情人终成眷属。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干杯!”

喝完了酒又下棋。大功也喝多了,然而棋法不乱。开局井井有条,中局勇捷凌厉,残局诡幻无常,连续多局,竟无一败绩。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风和日丽。大家送别这两个经历过磨难的年轻人时,心情就和天气一样的爽朗,只不过高兴之余,还有一点怀念。怀念他们的友善,依旧被他们爱情道路上面的坎坷感动着……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